跳至正文

马斯克携初创企业重回人工智能赛道,头部玩家大手笔引AI垄断担忧

[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张思思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甄 翔]马斯克携初创企业xAI重新杀回人工智能(AI)赛道,为本已沸腾的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再添一把“旺火”。在OpenAI成功推出人工智能聊天应用ChatGPT,并获得巨额融资后,微软、谷歌、苹果等美国科技巨头都在大张旗鼓投入人工智能技术。少数头部玩家激烈“内卷”引发人工智能巨头垄断的质疑。马斯克表示,创立xAI就是为阻止人工智能领域出现“一家独大”的局面。

各大巨头加速卷入竞争

不仅是马斯克,美国科技巨头都在瞄准OpenAI,微软、谷歌、亚马逊等已大张旗鼓投入人工智能技术。据美国科技网站The Verge 19日报道,Meta公司将旗下的大语言模型LLaMA 2开源,商业和研究机构可免费使用,此举意在跟OpenAI旗下免费使用的人工智能应用展开正面竞争。与此同时,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公司宣布将同Meta公司合作,从2024年起为笔记本、手机和头戴设备提供LLaMa支持,从而实现人工智能应用无需云端服务支持。

其他巨头也在高歌猛进。微软的一种生成式人工智能已经打破了ChatGPT的速度纪录。上个月,谷歌发布了一套人工智能工具,包括电子邮件、电子表格和各种文本等。此前被认为稍显落后的苹果19日也被彭博社爆出在开发“阿贾克斯”人工智能技术,并创建聊天机器人“苹果GPT”。该消息发布后苹果股价一度蹿升2.3%达创纪录的198.23美元。

“当前美国的几家科技巨头正在围绕人工智能展开激烈竞争。”清华大学教授、新闻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沈阳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分析称,人工智能大模型竞争分为几个层面竞争,第一个层面是芯片层面,例如高通和Meta的合作;第二个层面是操作系统层面,这里主要涉及微软、谷歌和苹果,其中微软既入股OpenAI,又与Meta合作,谷歌主要依靠自身的安卓系统,苹果目前稍显落后,但也会依靠自己的系统;第三个层面是应用软件的竞争,包括社交媒体应用,以及office软件应用;此外还有在内容层面上的竞争。

“被两三家实体垄断的风险”

有分析注意到,人工智能产业的头部竞争,已经成为硅谷巨头的内部游戏。马斯克新成立的xAI将从谷歌、微软、OpenAI和特斯拉招募有行业经验的人士,这不禁令人产生了未来头部AI人才均“出自同门”的担忧。

“科技巨头的垄断是一件坏事,人工智能巨头的垄断则会更糟。”《纽约时报》本月以此为题发表的分析文章认为,OpenAI、微软、谷歌等少数头部企业在“塑造人工智能主导的未来”方面占据很大领先优势,这不是好消息。

报道称,目前谷歌和微软领先其他竞争对手。鉴于人工智能可能会对就业、隐私和网络安全造成巨大伤害,在没有外部强制保护的情况下,这些公司取得的人工智能进展令人担忧。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,互联网提供了更低成本的表达意见的方式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沟通渠道集中到了包括脸书在内的少数人手中。

xAI旗下员工凯尔·科希克在社交媒体上参加对话活动时,直言人工智能已经出现垄断现象。凯尔·科希克此前曾就职于OpenAI,他认为人工智能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整个产业“被两三家实体所垄断”,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引入竞争。

“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好处主要有以下几点:一是多家机构寻求不同的科研发展路径,会推动科技的多样化;二是多家机构在竞争中能相互促进,推动各机构不断强化科技实力,同时也能相互监督,面临瓶颈时能被及时发现;三是通过竞争能加速找到高效的人工智能商业化途径。”凯尔·科希克这样分析。

人工智能模型培训需要海量资本投入,这导致有实力加入人工智能赛道的机构有限。国际高科技产业研究机构集邦科技在报告中分析称,OpenAI训练人工智能产品时,需要数万颗英伟达A100芯片的算力,而这款高端芯片的售价在每片1万美元左右,且供不应求。

国盛证券在一份人工智能产业分析报告中估算,ChatGPT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,对于一些更大更高级的人工智能模型,训练成本介于200万至1200万美元之间。今年年初,平均每天约有1300万独立访客使用ChatGPT的数据,对应的芯片需求为3万多颗A100芯片。ChatGPT综合初始投入约为8亿美元。如果计算用电成本,投入金额还会进一步扩大。此外,云服务也是人工智能重要“烧钱”领域。

在软硬件之外,企业日常运营、人才招聘,OpenAI也都要承担不小的支出。公司一名普通软件工程师年薪资水平在20万至37万美元,主管级别在30万至50万美元。

在美国在线问答平台Quora上,不少业内人士在分析人工智能垄断危害。他们透露,今年2月OpenAI旗下的ChatGPT刚刚开始大火不久,一度出现短暂服务掉线,导致全球用户无法使用。有分析认为,如果未来人工智能服务高度集中在一两家企业,一旦垄断企业服务停机或掉线,将给全球带来灾难性冲击。

马斯克的“野心”也受到质疑

沈阳对《环球时报》分析称,马斯克的重新入局对人工智能产业是一个利好,但是真正的目的恐怕并没有“反对巨头垄断”那样高尚,马斯克成立xAI有很强烈的经济动机,否则也不可能维持尖端团队。据美媒透露,马斯克对xAI招贤纳士提出十分诱人的经济回报,如果马斯克对xAI的200亿美元估值最终得以实现,那么现在入伙的研发人员收益可达数亿美元。

有分析认为,马斯克创办或接手一家企业,往往源于他对该领域企业运作情况的不满。作为OpenAI的早期投资人,马斯克首次涉足人工智能领域的原因是认为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“没有足够认真地对待人工智能安全”。然而,当OpenAI取得一系列突破,在2022年推出ChatGPT之前,马斯克选择离开OpenAI,理由是OpenAI已变得“为利润而贪婪”。他还认为,作为上市公司,谷歌和微软都受到外界指令对公司决策的影响。

马斯克宣称新成立的xAI是一家非公开交易的公司。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提出,马斯克已经拥有太空探索技术公司、特斯拉、推特、脑机接口等一系列科技企业,随着xAI的宣布,他还有多大的商业野心?

据美国媒体报道,马斯克的商业版图正再一次扩大,从汽车到太空,从卫星到推特,现在又扩展到人工智能。xAI将使用推特的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系统和产品,而且该新人工智能将与特斯拉在“芯片前沿”和“人工智能软件前沿”方面进行合作。

发表回复